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翔 > 美联储加息会怎样

美联储加息会怎样

  美联储一旦加息资金大量回流美国,导致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同时也加剧中国资金的外流,这是目前海内外市场人士的普遍观点。笔者曾在“伯南克后QE会怎样”文中分析过,由于一直存在经常项下的逆差、除了黄金没有其他外汇储备等因素,美国必须通过资本项下的资金流入,才可维持国际收支的平衡,即资金流入美国是一直在发生的,并非加息的结果,也不会因加息大幅度增加。
  那明年中期美联储加息对市场的特别影响在哪?美联储加息加的是联邦基金利率或其他短期工具的利率。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有短期的,有中期的。
  短期看,由于多数市场人士一致预期加息对市场不利,一旦加息或确定加息,无论短期还是中长期的资本市场都会受到压力。但决定各国中长期债券市场利率的最重要因素是本国经济增速以及长期的通胀预期。以美国十年期债券为例:因加息或加息预期,收益率或会短暂升至接近3%,但如果长期经济增速没有改善,收益率就会在几个月后恢复到中长期的稳定利率,比如2.5%。
  美元汇率也会因短期预期而上升。以美元定价的黄金等贵金属价格,会因为美国汇率上升而相应短期下降。中长期看,各商品的价格取决于各自中长期的供需力量的变化。
  如果仅加息一两次,意味着美联储很可能没有收紧银根,只是美国的短期资金利率上升,其影响也是轻微而短暂的。如果持续加息,意味着美联储开始收紧银根,其影响将是重大而长远的。由于当今的国际金融体系仍以美元作为最主要的支付与结算货币,美元银根的紧缩将导致整个全球资金层面方向性的改变。
  这种改变表现为:1.国际金融市场资金出现紧张,国际市场短期资金利率持续处于较高位;2.短期资金从各有关国家持续流出;3.全球金融市场的规模不能再以之前的速度扩张,甚至在短期内萎缩。
  届时的困惑在于,资金从各国家往外流出,但除了最初一两个月,流入美国的资金并无明显增加。原因何在?就像从2009年美国实行QE后的几年间,各国都明显感到资金流入本国,各国市场人士都误以为资金来自美国,但为何数据表明国际资金也净流入美国?
  这是因为,在美联储QE期,其他各国央行也处于货币扩张期,这导致国际资金市场不断扩张,所以各国都感到资金流入。当美联储收紧银根后,在国际金融市场没有其他备用货币的安排下,国际金融市场可能进入收缩期。此时除了美国还有资金流入,其他各国都会感到资金流出。
  不过,中国可能是个例外。在国际金融市场进入收缩期时,全球美元资产收缩,如果人民币国际化趋势未改,人民币的国际需求就会快速增加,人民币的国际资产也会快速扩张。此时中国外汇资金或会流出,但有更多的人民币资金流入,并造成一个假像,好像是美联储加息导致人民币回流。
  这样,在美联储加息的短期内,人民币或许有一定的贬值压力。但中长期内,由于持续的经常项下顺差以及人民币的国际需求增加,人民币升值的趋势不变,至少是稳定的。
  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前提条件是,美国经济不仅复苏并增速加快、就业大幅改善、长期通胀预期形成。这些条件在可见的未来难以出现。笔者在2012年初曾撰文断言,美国经济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内增速不会超过2012年的2.8%。尽管今年二季度美国GDP增速高达4.6%,但整年看只有2%或略低的可能性较大。这是因为,美国经济在失去房地产这个主要动力后,无论是互联网、页岩气还是生物科技,或三者的综合都还不能起到当时房地产业带来的作用——房地产从2012年一季度底部反弹并持续了两年半多,将在今年底再次进入调整期——尽管美国经济持续增长近四年,但家庭收入的同步增长才是美国房地产与经济持续高位增长的动力。美国家庭的真实收入至今仍比2007年高峰时低8%。
  美联储取消QE并开始加息,意味着美国货币政策的新常态;也只有货币政策新常态出现了,经济新常态才算完成。这个新常态是美国经济价值创造与实现更低层面的循环,所以增速远低于上一个周期。
  美国货币政策与经济新常态确定后,中国经济就可根据自身情况,加速新常态的发展。与美国不同,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将有两个阶段:第一个是为实现第二个阶段的过程常态,包括人民币国际化、存款准备率回归常态、房地产调控完全市场化、结构调整大体完成的过程等,这个过程将需要多年。
  总之,美联储明年中的加息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是短暂有限的,却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减少了外部不确定因素。■
       本文载于财新《新世纪》周刊2014年第41期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