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翔 > 金本位制为何不可能再现

金本位制为何不可能再现

尽管许多经济学家对金本位制度念念不忘,把近现代经济中出现的种种乱象都归因于纸币与中央银行,但金本位制度不会再现。
  有学者提出,人类数千年的经济史有中央银行的历史不过100年,以此推论人类可以不需要中央银行,试图证明金本位的恢复并非不可行。不过这个逻辑的问题就像是,人类借助手机的交往不过几十年,所以人类可以回到不用手机的时代?
  当然,真正导致金本位货币制度无法恢复则远不仅是由于以上逻辑的缺陷了。
  迄今为止,金本位制度反对者最通行的理由是,黄金的生产量有限,而经济在工业革命之后增长迅速,采用金本位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经济需要。
  以上理由隐含的逻辑是,假如一两黄金等价于10个瓷杯,技术进步,杯子产量大幅增加,因而对应的流通中的黄金量也要同步增加。由于黄金产量增加有限,只得放弃金本位制度。
  持有这个理由者表面上是金本位制的反对者,而实质仍然是金本位制的拥护者。因为,如果人类在地球突然发现了大批金矿,黄金的供给不再是有限的,那岂不是金本位可以恢复?也就是说,是否金本位制实在不是由于经济的内在规律所致,只是由于上帝在40多亿年前造地球时没有多创造一些黄金,或者上帝虽然创造了很多黄金,只是还没让人类发现。
  这一解释产生的另一困惑在于,如果杯子产量大幅增加,为什么市场不调整黄金与商品的等价关系,比如,一两黄金不再等价10个瓷杯,而是20个瓷杯,这样尽管黄金的增长有限,但流通中的黄金总是能够通过等价关系的调整适应更高的经济规模。
  经济学界反对与拥护金本位制的观点众多,其困境在于只是立足于把货币看成是商品的一般等价物。其实货币作为商品的一般等价物,是就商品的市场交易而言。货币还是商品的价值尺度。但是就像“尺为度,升为量,铢锱以衡”一样,货币要成为商品的度量工具,货币内含的“是”必须与商品内含的“是”一致,两者的比较才有意义,才可以比较,就像我们不可用升来度量长度、铢锱来度量容量一样。也就是说,人类选择黄金作为货币不仅仅因为它稳定的物理特性,它的可分割性,更因为黄金内含的“是”与商品内含的“是”是一致的。
  工业革命之前各国的经济主要是由农业和手工业构成。农业与手工业都是人类的简单劳动与自然禀赋结合的结果,即农业产品与手工业产品内含的价值就是人类的简单劳动。而黄金呢,不正也是人类简单劳动与自然禀赋相结合的结果?内含的价值也是人类的简单劳动。以劳动来度量劳动,可靠、有效、可行。
  但是工业革命之后,经济中工业品的比重越来越大,特别是工业革命后期,工业品已占据主导地位。工业品不再是人类简单劳动与自然禀赋结合就可以产生的,而是人类劳动、知识和自然禀赋相结合的结果,即工业品的内存价值是劳动与知识。但黄金的内存价值数千年来不变,依然是劳动。
  以劳动来度量劳动和知识,显然是不可行的。就像以升为度,以铢锱为量一样。
  既然黄金不足以度量工业品,更不足以度量后工业经济中的商品与服务,因为后者包含更多的人类知识,人类就需要创造出内含人类劳动、知识与智慧的货币——纸币与信用货币。
  纸币与信用货币的出现是人类知识与智慧的结果,却也进一步挑战人类的知识与智慧。
  通货膨胀、通货紧缩、经济增长、经济衰退、就业与失业,确实都与货币的供给多寡、货币流通速度的快慢紧密相关。因此,人类通过创造中央银行来管理货币。
  至今为此,中央银行通过管理货币来管理经济上的种种努力并不令人满意。因为经济中内含的劳动、知识、自然禀赋是如何结合的,各自的比例是怎样,在怎样的条件下,这些比例将发生怎样的变化等等,劳动、知识与物有怎样的关系,物与价的关系又是如何,都还不为人类所掌握。货币在作为交换工具、计值工具与财富象征上,所表现的背离与统一,也令中央银行难以适从。
  以上种种问题实际上要求经济学者能够更深入地研究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寻古探今。特别是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经济所表现中的许多现象都难以为现行的经济学书本所能解释,极大冲击了我们的固有认识。这是社会的进步。
  因为对现实手足无措,留恋过去,试图取消中央银行,回到金本位制的时代,就像人类再回到无手机的时代一样,也已是不可能的了。
  本文首发于博主财新网专栏:http://opinion.caixin.com/2014-07-28/100709617.html

推荐 8